雅戈尔李如成:开多少家店不重要,有机会还要收购

  雅戈尔董事长李如成的办公室里,贴地放着三块大展板。上面介绍的不是自家公司的发展历程,而是国际奢侈品产业的三大巨头:历峰集团、开云集团和LVMH。

  展板列出了各家旗下的一众品牌,也将它们的营业额与利润单独成行,置于显眼处——过去一年,这三家的营业额都在百亿欧元之上,利润在18亿欧元至69亿欧元之间,高达数百亿元人民币。

  也不是所有人都能理解这份决心。

  1979年至今的四十年里,他从农民变成工人,继而成为厂长,又因在股市中赚得盆满钵满而被封为“股神”;雅戈尔则从镇办服装厂,变成了横跨服装、投资和房地产业的商界巨头。

  人们觉得李如成的身份模糊了起来,雅戈尔的品牌也复杂了起来。

  但现在,李如成试图让外界知道雅戈尔在服饰上的决心。不仅如此,他还绸缪着一场与阿里巴巴合作的新零售大变革,希冀以此为雅戈尔找到一条关于未来十年的新道路。

  四次命运攸关的选择

  1979年,李如成作为知青,正在宁波乡下务农。那时,雅戈尔也不叫雅戈尔,而是宁波市鄞州区的青春服装厂,一个成立不久的蜗居于戏台地下室的集体经济小作坊。

  两年后,李如成进厂。他看到的是几台家用缝纫机前,工人们正忙着为其他公司加工背心、袖套、短裤。

  李如成的第一份工作是拉板车的小工,不久晋升为裁剪组长。在公司因无单可做而濒危时,他去东北猛灌了五顿成功拿下业务单,一举拯救青春厂。次年,他被推举为厂长。

  这之后,在服装主业上,厂长李如成密集地进行了三次选择。

  第一次,推出“北仑港”衬衫,从代工转为拥有自主品牌;第二次,成立“雅戈尔”,英文为youngor,寓意青春,以此在国外品牌强势进驻之时抢占一席之地。第三次,完成股份制改造。

  1998年,雅戈尔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。

  第四次选择出现在2013年,电商如火如荼。当年四月,雅戈尔官方旗舰店入驻天猫,开启线上线下同步运行的时代。

  出生于1951年的李如成,信奉最朴素的商业法则:赚钱才能活下去。李如成以当下烧钱的电动汽车业和连番爆雷的P2P举例,认为不遵守商业法则的公司与产品,终不能长久。

  他给雅戈尔服装业务定下了65%毛利率的硬杆:“50%是一个生存槛,55-60%是一个盈利槛,做一些积压产品根本就没有用。”在公司内部,毛利率低于65%的业务线都被一一砍掉。

  2018年,雅戈尔全年营收96.35亿元,净利润36.77亿元。其中主业服装板块营收56.44亿元,同比增长13.22%;净利润8.29亿元,同比增长9.34%。

  “裁缝股神”

  今年十月,雅戈尔举行40周年大会?;嵘瞎剂苏庋桓鍪荩荷辖还宜笆?15亿元,婴儿便有血丝,股东分红170亿元。

  撑起这一业绩的,不仅是服装,还有房地产和金融投资。

  早在1992年,雅戈尔就进入了地产领域,最高的婴儿,但真正成规模却要等到新的世纪。2015年后,房地产业务的净利润贡献率连年上升。雅戈尔一边拿地,一边打造健康小镇,迈向了康旅业。

  “炒股”则始自1999年。雅戈尔陆续投资了中信证券、广博股份、宜科科技、宁波银行等公司,获利百亿元。

  李如成被视为中国“巴菲特”,商界“神算子”,但他自己却不这么认为。

  他告诉记者,雅戈尔一路走来是“幸运”的。在服装方面,生逢改革开放,长于短缺经济时,地方政府大量培育乡镇企业,彼时有土地优惠,劳动力又便宜,天时地利人和。关于投资业务上的成就,他同样诉诸于运气,认为是“无心插柳柳成荫”:“ 很多投资项目初衷都不是想挣多少钱,而是时代或者事件推动下的‘顺理成章’。”

  然而不同于实业,投资盈亏更具有波动性。2015年后,雅戈尔在投资上亏损了几十亿元,舆论称之为“神算子失算”。

  连番失利,又逢投资环境变化,“裁缝股神”决定不玩了。

  2018年5月20日,李如成在股东大会上宣布回归主业,并称“美国有耐克,德国有阿迪,雅戈尔也完全有实力成为这样的集团”。

  以“红帮裁缝”著称的宁波,拥有一众服装大佬,在新时代里各自选择了不同路径。太平鸟在服装业务之外,投资造车;昔日“服装第一股”杉杉集团则已剥离服装业务,变成了新能源上市公司;罗蒙在服装主业外,肉松做法婴儿,增加了房地产、能源、酒店经营业务。

  一体多翼,子业务再怎么挣钱,他们最为人所知的还是服装。

  今后有机会还要收购

文章来源:十博体育
版权链接:雅戈尔李如成:开多少家店不重要,有机会还要收购
版权声明:若非注明,本文皆由十博体育原创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单位和个人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!
插图版权:文中插图搜集于网络,仅为良好的用户体验整理编辑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益请立即告知!

正文到此结束

热门推荐